Thursday, April 28, 2016

国家公园天气热游客减‧水上餐厅13剩8

国家公园天气热游客减‧水上餐厅13剩8

瓜拉大汉国家公园13家水上餐厅,受到酷热天气的影响,目前只剩下8家继续营业,为游客提供美食。

餐厅业者指出,以往每到周末,便有大量本地游客特地到水上餐厅用餐和观赏沿河风光;随着天气持续炎热,本地人都已减少外出。

虽然还有外国游客,但艾尔尼诺现象带来的干旱,令他们的餐厅搁浅在沙石堆中,生意自然受到冲击。

此外,淡美灵河的水位日益降低,渔夫都难以捕鱼,导致淡水鱼的产量减少,间接影响了餐厅的生意。

水上餐厅业者玛芝娜说,其餐厅的菜肴以淡水鱼为主,以前每天的收入介于300至500令吉,现在才100令吉左右。

“如果情况恶化,看来将有更多水上餐厅关门,暂停营业。”

船夫阿都拉说,这是他担任船夫45以来,首次发生河水浅和船只搁浅或难以行驶的情况。

(星洲日报‧东海岸)

Wednesday, April 20, 2016

林明街场顾客最爱 炸鱼饼10仙18年不变

林明街场顾客最爱 炸鱼饼10仙18年不变



炸鱼饼来咯, 我要。

东海岸风味的脆脆炸鱼饼,一条只卖10仙,18年"街坊价"不变!

林明街场店屋旁小小摊位,逢午间放学或喝茶时段,必迎来满满的学生及街坊消费群,不管大热天或雨天,生意非常火红。

尤其是炸鱼饼,油炸捞上,在短短10分钟内,即被抢购一空,消费者说:“有时有钱也买不到。”

限量出售

经营小食摊是一对马来夫妇安查(64岁)及莎曼(53岁),他俩称,不管大热天或雨天,每天只准备20条庄鱼条售卖,卖完就没。

“每条庄鱼条,可以切成40片鱼饼售卖。”

“即使酷热天气,炸鱼饼还是顾客最爱,往往油炸捞上即被抢购一空,买不到的只好等下一轮油炸。”

他们说,即使物价高涨,但坚持自行吸纳成本,18年经营以来坚持不起价。

“消费群多为学生及街坊,大家都很熟络。”

他们指,除了炸鱼饼外,也售卖其他小食包括炸香蕉(1令吉7片)、炸热狗(2令吉3条)、炸香蕉团(每个20仙)、炸绿豆饼(1令吉3个)及煎蕊和紅豆冰等。

“其他热饮或冰饮,包括茶乌、咖啡乌、奶茶或美禄等,每一大杯一律1令吉。”

老板娘莎曼说,当初经营小吃摊位,是看准商机才做的,也是当地小食摊位领头羊。即使大热天,油炸小食销量并无减少,反而饮料生意增加,每天需消耗8条大冰块。

老板安查说,他在经营小食摊位前,是在林明锡矿公司工作。

学生拉曼(13岁):超值

最喜欢吃炸鱼饼了,1条才售10仙,超值,又好好吃。

街坊程福安(52岁):炸鱼饼很快卖完

炸鱼饼一条只售10仙,太便宜,外面市场找不到。

炸鱼饼很快就卖完,有时还买不到呢!

每星期有光顾两三次,大热天,最喜欢点杂雪消暑。

街坊笃清(76岁):炸香蕉便宜

街坊说,即便天气酷热,还是久不久过来找吃,这里的小食摊位很多选择,比如炸香蕉,1令吉7片,非常便宜。

顾客谢文贵(37岁):最爱吃热狗

每星期2、3次过来消费,最爱是热狗。

报道: 李明珠

~南洋商报~

Thursday, April 7, 2016

华裔早年当“山老鼠”‧先贤冒死地底採矿

华裔早年当“山老鼠”‧先贤冒死地底採矿

林明由马来矿工开埠?林明老矿工站出来反驳说,华裔早在百多年前以“山老鼠”的方式,沿河而上到林明洗琉琅採矿,当时林明还是一片深山。



根据林明老矿工,华裔矿工血和汗成就林明地下矿场的辉煌。(图:星洲日报)

这群老矿工们受访时都异口同声说,林明採矿歷史绝不可能由马来矿工开始,即便在五十年代之前,马来矿工的人数也只是凤毛麟角。

巫裔维修或看守机械

他们说,早年林明矿场都是由华裔先贤冒著生命危险深入地底採矿,而马来人一般上只是担任维修或看守机械等工作。

日前关丹市议会在一场配合“钦州日”而举办的经济讲座会上,向钦州代表团解说林明採矿是从马来矿工开始,再由南来的华裔先贤及英国投资商发扬光大,引起林明老矿工们哗然。

黄文森:山老鼠先发现鍚苗

林明前矿工黄文森(80岁)说,是华裔矿工们最先发现林明蕴藏丰富鍚苗,当年居住在关丹一带的华裔先贤三五成群,带备数天的粮食,以竹筏沿河而上到林明洗琉琅。

“当时林明没有人居住,是一片大山芭,华人已经到林明的河里洗琉琅,从河里淘洗到的鍚米再由竹筏载到关丹,这些人我们称为‘山老鼠’。”vv 他说,渐渐地越来越多人到林明洗鍚米,然后林明丰富的鍚苗吸引英国人来成立鍚矿公司,以机械化大量开採。

“当时,有更多南来的华人到林明採矿,林明非常兴旺,镇上都是华人,大部份是矿工,小部份是经商,杂货店、药材店、咖啡店、洋服、理发店等。”

周益仁:华裔主导林明经济

前矿工周益仁(66岁)说,直到七十年代后期,马来矿工数量才比较多,但是,华裔矿工依然占大多数。

他说,华裔是林明主要的人口,主导林明的经济活动,包括採矿及从商,这可以从林明镇上店屋几乎都是华裔所拥有,林明有3间主要的社团会馆建筑物,以及林明拥有两座义山证实。

“华裔矿工为林明作出的贡献,也有记载在大英博物馆歷史资料及国家档案局中,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。”

他补充,根据也是矿工的其先父口述,当年马来居民仅占少数,没有涉及地下採矿活动。

“据我所知,早期只有很少马来人在矿场工作,他们只是负责维修机械,但没有进入地底矿场工作。”

杨炳仁:非关丹市会所言

前矿工杨炳仁(80岁)斩钉截铁地表示,林明採矿歷史绝对不是如关丹市议会所言,由马来人所开始。

他说,林明是由华裔先贤开始採矿,当年担任带工(称为“工头”)职位者,也全都是华人。

“只有在国家独立后,才慢慢开始有比较多的马来矿工加入。但是,在这之前,马来人都只是做一些轻便的工作而已。”

他补充,林明矿场在英国公司接手后,逐渐採取机械化,但是采矿业务仍有赖熟练华人矿工。

谢兴朝:马来人从事杂工

林明鍚矿公司前雇员谢兴朝(80岁)受访时说,马来人当年在矿场里从事杂工,只做地底採矿以外的工作。

他回忆说,他於18、9岁开始在鍚矿公司的维修部工作,当时也没有多少马来同事。

“后期比较多马来人加入,但是,他们都很少很少是矿工。当年矿工工头都是华人,由工头带著矿工到地底採矿,当中可能有一、两个是马来人。”

黄亚生:华裔使用炸药开採

前矿工黄亚生(66岁)说,林明地底矿场是使用炸药进行开採,一切都是由华人操作。

他说,根据他的记忆,马来矿工只是在电房及车房从事一般低级及轻便的工作。

“英国人对华裔矿工比较有信心,放心让华裔矿工使用炸药进行开採工作,所以矿工都是华人,马来矿工很少。”

你知道吗?

根据瞭解,在英国人插足林明之前,已有华人在林明开采锡米,尤利公司是之一。英国人在1883年开始在林明开采锡苗,英国人的鍚矿公司PCCL在1910年开始上轨道。1914年至1939年该公司每年平均生產纯锡2千500公吨,1941年日军入侵前该锡矿场拥有矿工3千374名,为全盛期。

日军入侵时,林明矿场进入黑暗期並停產,隨后於1947年重开,1950年至1975年每年仍然维持產量。1950年,林明矿场拥有矿工2千247名。林明锡矿兴旺,可说是全靠冒著生命危险工作的华裔矿工。

根据记录,林明当年的商店计有:黄木生、张海泉、叶裕兴、叶玉梅、张鼎新、王世昌、公盛、泰昌、真昌、联盛、黎永兆、广济生、振垡盛、公昌、新昌、两益、万乐园、德华洋服、黎玉粦详服、同生堂药材、南岛宝號、谢仁甫洋服、义和宝吕、美韾宝號、广益、李广记、同艺、利益、艺丰、新德和、周鸿盛、璇宫、欧家园药材、陈业堂、叶盛茶室、明香茶室、裕泉香茶室、德明理髮、桃园茶室、关福茶室、泉贵宝號、潘先庭、陈佳、曾乃、裕和芳宝號、林开桃、王官福、南发宝號、黄华利宝號、新才利、文贵、广昌隆、罗东、南方宝號、温贵兴详服、瑞兴宝號、百昌堂药材、新华茶室、时兴宝號、麦逸群茶室、广州饭档、高士任、陈四杗室、蔡华麵档、永昌宝號、奇珍栈、锦合、饶占先店、永合、周根麵档、林峇盛宝號、仁和兴宝號、高宾旅店、源香宝號、成兴宝號等,商店全是由华人径营。

这些老字號商店,大部份已结业,但是部份至今还继续在林明经营,也有部份迁至关丹。

(星洲日报‧东海岸)

Best of Pahang